技术领先的大数据危机公关服务提供商
数据采集与挖掘 |全网覆盖 |大数据舆情管理

热线电话(微信同号)

132-6713-6607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网络公关 >

网络公关的失足千古恨,两天前再看迈巴赫,两天后在“卖惨”

“10万元在一些人看来不算什么,但对于我这样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父亲来说,真的是如晴天霹雳。”
 
在被今日头条起诉后,自媒体人武海龙发出了上述感慨。
 
一直以来,在与企业博弈的过程中,自媒体会被认为是弱势群体。然而就此次事件来看,无力支付赔偿金的武海龙并未得到舆论的支持,反之被冠以卖惨、诈捐、博取同情的标签。
 
被判赔偿今日头条10万元
龙飞网络众筹被指“卖惨”
 
6月23日,微信公众号“龙飞”发文《我是自媒体龙飞,法院判我赔偿今日头条10万元,家中老母卧病在床,全家以泪洗面,我该怎么办?》。
 
据文章显示,该公众号的作者名为武海龙,是一名自媒体人。2017年7月10日,在微信公众号“龙飞”发布了一篇名为《消失的价值观:比王者荣耀更应该被戒掉的今日头条》的文章,作者因此遭到了今日头条50万的索赔。
 
随后在一审判决中,法院判决武海龙赔偿今日头条合理维权支出损失 4120元、经济损失10万元。面对巨额赔偿作者提起了上诉,但最终一审法院确定赔偿金额并无不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纵观此文可以发现,作者除了陈述与今日头条的案件外,还描述了自己并不乐观的家庭境况。
 
其中,爷爷在得知此事后离开了人世;
 
奶奶也因为伤心过度,身体时好时坏,大半时间躺在床上,只能短时间拄着拐杖勉强的走几步路;
 
大儿子又被查出来患有鞘膜积液;
 
为了还赔付款,母亲把别人家荒了好几年的地又重新种上了玉米;
 
父亲也为了增加收入,在外边的工地上找了份工作,白天干苦力,晚上给人家看大门。
 

 
文章最后作者表示,希望看到文章的好心人多多转发,让其早日凑足这10万元,赔偿给今日头条。
 
从各方提供的线索来看,昨日文章发出后,武海龙还在大量微信群里扩散链接以寻求帮助,武海龙表示,目前银行卡已被冻结,正在四处筹措资金赔偿今日头条10万损失。
 
截至发稿,上述文章阅读量为2.3万,文末打赏人数高达293人,两项数据仍在不断攀升中。据其朋友圈显示,目前通过微信赞赏、直接加好友转账、朋友转账等方式已筹到人民币两万余元。
 
然而这距离10万的赔偿金仍有较大差距,对方若无力支付赔偿,今日头条后续是否会与其进行和解,或采取另外的解决方式?对此联系到今日头条方面,截至发稿对方尚未给出回应。
 
对此有观点认为,应就事论事,自媒体人以“卖惨”的方式众筹赔偿金此举甚为不妥。此外,龙飞往期的推送中,软文的占比不在少数,其10万元是否如其所言无法负担还有待商榷。
 
文章涉嫌诽谤、虚假陈述
作者借舆论监督之名恶意抹黑?
 
因自媒体人武海龙并未在文章中过多阐述法院判决的内容,故针对此案后续查询了《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海龙名誉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全文。
 
法院方面认为,法人享有名誉权,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法人的名誉,网络用户利用网络侵害他人名誉权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法人的名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及赔偿损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规定,以书面或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本案中,武海龙在微信公众号”龙飞"上公开发表涉诉内容,其在夹叙夹议中公开指称字节跳动公司"放任甚至暗地里推动各种虚假、低俗内容广泛传播",该言论属于事实陈述范畴,并非属于针对事实的意见表达,但武海龙未向本院就该事实陈述的直接根据向本院提交相应证据予以佐证,该言论已构成了虚假陈述,该陈述内容涉及社会对字节跳动公司企业运营行为的合法性及企业形象,具有明显的诽谤意义。
 
涉诉文章在缺乏权威消息来源作为具体引证事实的前提下,公开指称字节跳动公司是手教人如何用刀作案的始作俑者、黑作坊、缺乏一家服务上亿用户的企业最起码道德和良知,指称字节跳动公司提供的网络服务为“精神鸦片”,该言论内容具有明显的可受非难性,属于以言语方式公开对字节跳动公司进行严重贬损和诋毁,足以对该企业产生负面的社会影响并降低其经济信用和社会评价,从而严重破坏字节跳动公司的公众形象,阻遏第三人与该公司发生经营联系,故武海龙的前述言论行为本身即证明了其具有明显的主观过错,构成对字节跳动公司名誉权的侵害,其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另据判决书显示,除了10万元的赔偿外,法院还要求武海龙在其经营的微信公众号"龙飞"主推文中持续登载致歉声明三日,向原告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赔礼道歉,但对此,被告武海龙逾期不履行。
 
虽然被处以10万元的赔偿,但根据判决可以看出,自媒体人武海龙的文章确实存在不妥之处,例如被指出的虚假陈述、恶意诋毁等行为。而上述判决书中相关内容也未出现在龙飞昨日的文章中。
 
对于上述案件,上海同本律师事务所相关律师许骏骏对记者称,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之处,“黑作坊”、“精神鸦片”等用词明显无法律依据,龙飞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他所陈述的事实。
 
律师表示,如若被告无法支付相关赔偿,法院会查封被执行人银行账户、房产、车辆、股票等财产,上述财产能直接执行的,法院直接扣划,不能直接执行的,法院会进行拍卖,所得价款用以赔偿执行申请人。
 
在被执行人名下财产不足以支付赔偿时,会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同时限制高消费(不能乘坐飞机、高铁等)。法院也可视被执行人履行判决的情况,对被执行人采取拘留的措施。
 
律师强调,媒体在履行舆论监督的权力时,对于事实问题,建议直接引用数据、官方认定,或者在合理范畴内(不侵犯知识产权)直接引用被报道人的文章、图片、截图等。在需要在报道中进行主观评论的,一定要注意措辞,更多采取中性词,如果直接使用例如“毒瘤”、“黑作坊”、“杀人犯的帮凶”等词汇,在法律上存在较大的风险,对普通读者也有引导舆论之嫌。
 
黑公关盛行
舆论场中自媒体不再是弱势群体
 
近年来,企业起诉自媒体的事件频频发生。从2019年年初,便发生多起自媒体被告的案例。
 
如望京SOHO起诉自媒体“神棍局”;华大基因起诉自媒体侵犯名誉权;拼多多起诉自媒体号并索赔千万……
 
在与企业的斗争中,自媒体在舆论中往往处于弱势一方,然而这一次,舆论并没有站在龙飞这边,反之被冠以卖惨、诈捐、博取同情的标签。
 
记者通过查询公众号“龙飞”发现,作者武海龙以独立IT评论人自称,在微信、今日头条、腾讯自媒体平台、百家号、UC订阅号、一点资讯等多家平台均有布局。据自媒体大V丁道师称,当年是其带龙飞走上自媒体之路的。
 
纵观龙飞此前的推送,共计246篇原创文章,阅读量普遍在3000左右。文章多关注电商、科技、文娱领域的公司。最新推送的文章中涉及公司包括聚划算、拼多多、苏宁、微视、格力等知名企业。
 
全民媒体的时代让更多人拥有充分表达自我的权利,与此同时舆论监督也成了社会不可或缺的存在。但在自媒体与企业博弈的过程中,言论的尺度往往是引发争端的关键。
 
有媒体人表示,龙飞的文章不免有标题党之嫌,在报道企业负面时应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对公司进行客观、中立的评价。就《消失的价值观:比王者荣耀更应该被戒掉的今日头条》一文而言,文内多处存在情绪化的主观判断,被判侵犯名誉权也在情理之中。
 
对公司经营中具体存在的问题,媒体有监督的权利和义务,也可以质疑并指出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的具体问题,但“不应使用未经证实的所谓事实和侮辱性的语言对其进行侮辱导致其商誉不当受损”。
 
在自媒体野蛮生长的时代,舆论变得越发不可控,对于企业而言,负面消息正不断侵蚀自身的利益,大如腾讯、今日头条这般的企业也无法忽视黑公关的存在。2018年6月25日,腾讯、今日头条两家双双就黑公关现象报案。
 
企业的维权意识在逐步提升,对媒体报道内容的要求也更加严格。言论的不当往往成为自媒体败诉的关键,但非所有负面均为黑公关,将两者画上等号也非明智之举。
 
随着我国新闻事业的不断发展,媒体在社会发展和管理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在行使舆论监督权的同时,无论是正规媒体还是自媒体都需要客观公正,方能让报道内容站稳脚跟。

本文标题:网络公关的失足千古恨,两天前再看迈巴赫,两天后在“卖惨”

本文地址:http://www.qseeking.com/news/65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赢客互动危机公关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8 深圳赢客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2068462号